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活動 > 書香綠健

書香綠健
心如蓮花 一路芬芳
發布時間:2020-06-29 14:07:32      點擊次數:566

作者:楊敘玲

春天來了,風暖了,葉綠了,空氣中飄蕩著隱約的花香,因著前一天剛下過雨,碧藍如洗,白云縷縷,空氣里沒有了沙土塵埃之氣,朋友圈又一次被刷了屏,藍天、白云、綠柳、春花、人兒興奮。

你也曬了一張照片,晴暖明凈的陽光流金似得灑落身上,人在其中便沾染了些許明亮的光暈,似乎氤氳著若有若無的煙霞,古樸木質的桌上是一杯未動的咖啡,淡綠的杯子襯著樸實無華的木紋年輪,寧靜而舒婉。你側過頭微微地看著前方,眸若黑玉,唇似點絳,嘴角還噙著一抹淡淡的似有若無的笑意,是在看慧黠乖巧的女兒嗎?身后虛化了的背景可以看到盛開的一叢叢充滿春天氣息的嬌艷花朵和南方最具特色的白墻灰瓦。看到你笑容溫軟不再焦慮,真好。

清明前,你回徐祭掃,心情是憂郁的,花的世界里,你悵望著迷蒙的天空,在風中不語。佇立不語。恰此時你接到繼父的電話,母親的腿意外摔傷了。你擰起了眉頭,似在說你對繼父不無怨言。在這個家里,他總拿自己是“客”,加人上固有的自私使他不愿擔負一點兒責任,出錢出力的事更是退卻,很小的事兒都得告訴你:責任是你的,而與他關系不大。

但又奈何?繼父總是“父”,更遑論“母親”?你決然地拖延了行程。先是手忙腳亂地退掉高鐵票,向公司請假,央同事幫忙分擔工作,叮囑老公接送女兒上下學和些許注意事項。然后選醫院、通關節、焦灼地徘徊在手術室外、忍受著護士不耐煩的喝斥、幾夜守在病床前,長夜難眠,最盼天亮,但天泛白的朧明中,偶抬眼見料峭的春風吹落了窗外雪白的杏花,心里反增了無盡的苦楚。之后又是買輪椅、裝拐杖、辦出院,你瘦了一圈。你硬撐著說不管怎樣,也得把母親安頓好。你象繃緊的弦,但不斷,仍作金石聲……

你自小父母離異,跟隨父親長大,父親老實木訥疼你至深。你最深的印象是深夜醒來聽到父親洗衣服嘩嘩的水聲;最忘不了的是淋雨后父親在爐前給你烤衣服時泥塑般的剪影;你最高興的是父親剪來紅的、粉的、黃的月季花泡在罐頭瓶里祝賀你的生日,濃冽的香幾日繞梁不去;你最大的愿望是父親母親什么時候能和從前一樣在一起該多好!父親幾次推辭了熱心人的介紹,怕你受氣、委屈而不娶。并不富裕的家庭,父親卻總帶你去吃“狗不理包子”,總給你燉美味的紅燒肉,讓你在人前昂頭,把我們一群小毛孩眼饞得不行。可是有時候命運弄人好人多舛,父親幾次摔傷,在你大學畢業那年竟又患肝癌去世。我還記得靜夜里你困獸般嗚咽的淚水,你說你心里難過,父親一人拉扯你長大,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學畢業該享福了,怎么能說走就走了呢。出殯的時候你沒有號啕大哭,只是任淚水靜默洶涌的流著,我們說:“你哭,哭啊,哭出來就好了……”你點點頭卻仍淚飛傾盆。你緊緊的抱著父親的遺像,仿佛抱著最后的溫暖。

后來,你找了工作,結了婚,生了子,母親又尋了來。

父親又當爹又當娘的時候很少見到她。那次父親摔倒在泥濘的水里,是你瘦弱的肩膀連扶加背到醫院,雨水、汗水把你浸透像個泥人般。那最難的日子啊,她音信全無。

可又怎能計較呢?母親啊!一定也有著難處吧!而況,誰又能抵御紅塵滾滾這個巨大的磁場?

你并沒猶豫地接納了她,但從此三十平的房子里開始雞飛狗跳,你在中間左右為難。再后來,你老公調到了南方公司,過了兩年鴻雁往來的日子,終于在南方站穩了腳,把你和孩子接了去,你問母親要不要一起去,母親不愿意,彼時母親又重組了家庭,過起了自己的日子。

再后來你們的小日子漸漸順風順水,你感嘆總算苦盡甘來,可是母親卻又開始隔三差五的打電話訴苦,繼父有時也會打電話找你評理,一件又一件事情讓你疲于應對。你說你總想讓母親也可以提高生活質量,可是無論你怎樣使勁,怎樣努力,卻總是改變不了母親。最終,你學會了平心靜氣地面對這一切,不再試圖改變,只要不偏離軌道,就隨他們樂意吧。

母親能下地的時候,你沿著彤紅的石楠籬墻,一步三回頭的走了,拜托我們幫助的電話斷斷續續打到車開還猶有未盡。你說現在的母親像你另一個孩子,需要你事事仔細,面面俱到。

照片里芳菲如舊,你的身后白墻灰瓦,水淡天藍,青石板小路蜿蜒伸展,水墨畫一般悠遠綿長。   


您感興趣的新聞
上一條:善待一棵桑樹
下一條:傳承與創新 任重而道遠

返回列表

一级特黄夫妻生活片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色三级